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复盘“罗尔事件”

电影评论 时间:2018-08-10 浏览:
还有人继续痛骂罗尔,但也有人继续给罗尔打赏。

复盘“罗尔事件”

罗尔被指欺骗网友善意。(视觉中国/图)

四天前,在海南三亚“跨界创新型领导力行动学习计划”课堂上,邓飞简要介绍了“罗尔事件”,意外推动了麻省理工学院教授、清华大学数名教授及20余名同学改变课程,加入“罗尔事件”复盘行动。

一个新的尝试:“罗尔卖文,公司捐款,互助多赢”。

从一个孩子,想到更多孩子,也想到了自己。

还有人继续痛骂罗尔,但也有人继续给罗尔打赏。

我不认识罗尔。那晚我的朋友圈被他的文章刷屏时,我也没有迅速打开它,一看就是求助,诚实说我邮箱每天都会收到一二十条各类求助,真假难辨。第二,我不太喜欢那个标题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的腔调:不是那么诚恳。

但这个求助在短短两小时筹集两百多万元时,让我惊讶了,可谓前所未有。然后,更吊诡的是全局反转,这笔巨款竟然又被生生退回去了。

当事人罗尔,一个白血病孩子的父亲在各个社交媒体上遭遇口诛笔伐,如同当年郭美美,堪称中国公益新的标志性事件。

那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我很好奇,决定邀请老师,召集旧友,我们一起调查,尝试复盘。

缘起:匠写文章

“万一孩子不是白血病,收人打赏不合适。所以暂停公号打赏功能。”

2016年9月7日,5岁多的罗一笑查出血小板偏低。10日,她被送医。

她的父亲叫罗尔,今年48岁,是一名作家,曾在深圳《女报》《新故事》任职。在新媒体时代,他的另一战场是在“罗尔”微信公众号上,发表自己的小说或随想。

“女儿的疾病摧毁了我的经济基础。”罗尔写道,在女儿送医的那晚,他一夜未眠,思考怎么找钱救女儿。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擅长的方式,对于罗尔,他选择写文章。

凌晨两点,罗尔在公众号里发了一篇题为《我的世界开始下雪》的文章。几分钟后,他收到100元。这钱叫打赏,通俗来说,就是有人觉得你的文章写得好,可通过付费来表达对你的支持。

这100元令罗慌乱,他说他有某种羞耻感,觉得自己和趴在马路上,摊开自己的断腿、敲着不锈钢饭碗乞讨的人没有区别。

摆脱贫困,获人尊敬,这或许是罗不为人知的一块心结。他出生湖南衡阳,高二辍学,后来借300元只身来到深圳,做保安,写文章,后招任《女报》编辑部主任,有房有车,一度成为家乡年轻人的励志对象。

次日,他把《我的世界开始下雪》改成《我们不怕讨厌鬼》重新发表,展现了一个父亲含泪的微笑,24小时获打赏近3000元。罗的一个朋友说,他们其实理解一个中年男人的窘迫期——上要养老,下要养小,自己可能也出问题。

2016年以来,因为工作调整,罗尔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四千多元,他自嘲自己失去养家糊口的能力。儿子在东北上学,他只能提供学费。而老父患病,看他境遇不顺,不肯去医院治疗。

罗有一个隐约担心,万一孩子不是白血病,收人打赏不合适,所以暂停公号打赏功能。他说,他为孩子买了少儿医保和商业保险,即使孩子患白血病,医疗费也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经济压力,“请大家放心”。

第二天,罗尔又写下一篇文章《耶稣,别让我做你的敌人》。在这条微信上,我看到他在文尾写道:前天,一个无钱医治新生儿白血病的母亲,抱着孩子离开了儿童医院。

从那个绝望的背影,罗尔看到了自己的可能性。事实上,深圳儿童医保是全中国保障水平最高的福利性保险,报销比例较高,笑笑一年封顶报销60万元,真正需要自费的只是医保目录外的药物。

选择:重启打赏

打赏积累的3万多元,罗将捐赠3万给10个白血病孩子。

9月14日,罗一笑被正式确诊白血病,需要住院治疗。罗又开通了打赏,写文章获打赏让他感觉安全。

往返医院的奔波路上,想起不能回家乡尽孝父母,也不能照顾远方读书的儿子,女儿命悬一线,罗尔抱怨这个世界对他不公平。

9月22日,罗竟然贴出了他的遗书,他甚至担心他会突然意外死去。他说打赏积累的3万多元,将捐赠3万给10个白血病孩子。

深圳市慈善会德义基金一负责人看到文章,心生恻隐,便介绍罗找基金会。在基金会,罗被告知孩子如果中途不发生感染,医疗费可能只需要20万元,而深圳报销比例在90%,家庭承担较少。另外,罗有房有车,不符合救助标准。

原来,罗2002年在深圳买了一套房子。后来,罗在东莞分别买了两套房,价值100万元。

“有一定资产,但没有现金,他就是一个伪中产。”中国平安人寿业务总监吴晋江说,如今经济不景气,这样的人在城市里越来越多,一有啥事,就麻烦了。

在上述基金秘书长周家沛看来,罗是一个热心人,后来,罗找周帮助两个缺少医药费被停药的外地孩子。

这时,罗对女儿的病情保持乐观,还将打赏金中的1万余元捐给三个白血病孩子。有朋友表示反对,称自己孩子问题还没有解决,罗就停止了捐款。

但更糟的事出现了,女儿还是被真菌感染。10月23日,她再度送进医院重症监护室。

还是一个老问题,他需要找到更多的钱。

为什么不卖房子呢?在一些人看来,孩子生病,父母有财产,先变现财产,实在山穷水尽了,再向社会求助,这才是合情合理的求助流程。

事实是,罗还不需要卖房卖车砸锅卖铁,因为他有了打赏金,并建立了一个获得持续打赏的写作模型——孩子美好+父亲不放弃+家庭有困难,动人心,获打赏。

但原《新闻调查》制片人王志安发现了罗一个幽暗秘密:罗从来不提深圳医保对孩子报销多少钱,他自付多少钱——第一次住院自付17574元,第二次住院自付4974元。他判断罗故意隐匿了这个事实,如果罗如实告知其实他的自付较少,会损害上述模型,令读者同情降低,打赏也会减少——这正是罗不愿看到的。

王判断,罗尔在这段时间获得打赏应该在15万元左右,也不再公开。

罗尔一直没有正面回复。

11月23日,笑笑因肺部感染、多脏器受损,转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。

11月25日,罗尔的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!》一文传播开来。文章有些语无伦次,但罗尔却真实展现了一个父亲的爱和胆怯,催人泪下,意外引发五万元打赏——这是微信一天打赏的极限。

路径:公司合作

“罗尔卖文,公司捐款,互助多赢”。

这篇文章被一个叫刘侠风的朋友看到了,他给罗去了一个电话。

刘是一个叫小铜人的公司创始人。令刘感动至今的是,当年他来深圳,罗还是他领导,却在外面找了一台车来接他。

刘询问罗的情况,罗说孩子每天医疗费“三万”,让刘震惊。

我问刘,你为什么之前没有相助呢?刘说罗总表现得像个硬汉,说手里还有十来万元——这个数据和王志安判断基本相符,还可以扛得住,但这次看上去罗扛不住了。

刘约罗见面,建议在轻松筹平台发起一次募捐,但罗从基金会获知募捐规则,不肯公开求助募捐。

罗说到了自己那篇文章有5万元打赏,让刘眼前一亮,觉得可以做一个新的尝试:“罗尔卖文,公司捐款,互助多赢”。

双方决定,小铜人公司来整合罗的系列文章,在公司微信公众号推送,读者每转发一次,小铜人给一元钱,文章开设打赏功能,打赏金全部给孩子。

从法理来说,这是一个合乎法律的商业行为,罗的文章转发提升了刘的商业品牌,商业公司则为罗付费。实践中,它不需要大家自己掏钱捐款,随手转发就可帮助到孩子。

罗也觉得体面。他需要一次体面的证明,古有秦琼落难卖马,他罗尔可以卖文救女。